吕屋网
吕屋网>科技>WeWork 带给软银的,是阵痛还是灾难?

WeWork 带给软银的,是阵痛还是灾难?

2019-11-16 12:27:03 来源:admin

照片来源@ vision china

文|锌金融,作者|陈乐凯

在创意圈广泛流传的一个故事是,2017年,孙正义问我们工作的创始人纽曼,“你认为谁会在战斗中获胜,是聪明人还是疯子?”纽曼告诉孙正义,“疯狂”后来,孙正义在我们的工作上投资了44亿美元。

两年后,孙正义想继续向我们的工作注入资金。但是时代变了,我们工作人员似乎不愿意接受这笔钱。锌金融表示,在母公司我们公司放弃ipo后,资金极度短缺的wework获得了两个橄榄枝:软银提供的新一轮股权融资谈判和摩根大通提供的数十亿美元债务融资协议。

各种迹象表明,我们工作融资计划的选择不仅关系到自身,也关系到软银和孙正义的命运。

我们被称为“办公室主任”,极度贫血。

据媒体报道,我们的工作可能在11月耗尽资金。如果11月前没有注资,将有资金短缺的风险。但问题是,在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人愿意做编曲人。

据媒体报道,我们在私人场外市场的交易几乎已经停止。威斯敏斯特在印度的大股东吉图·维尔瓦尼(Jitu virwani)也告诉媒体,威斯敏斯特与印度当地银行icici bank之间价值1亿美元的谈判已经破裂。

被围困城市外的人们害怕躲避它,城市内的人们兑现现金逃跑了。高盛首席财务官斯蒂芬·谢尔(stephen scherr)在收益会议上证实,高盛已将其在wework的股份减持8000万美元,远低于摩根大通的预期。

在这一切背后,它反映了我们工作市场价值暴跌的困境。ipo退出后,wework的市值也从最初的100亿美元下跌。根据锌金融的数据,我们的作品在出版时只有70亿美元的市场价值。与最初的470亿美元的高点相比,只剩下一小部分了。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融资进来,唯一等待我们工作的就是破产清算。然而,在关键时刻,软银和摩根都提供了解决方案。

锌金融表示,软银已提议通过股票和债券的新组合,向我们投资数十亿美元。并呼吁进一步边缘化该公司的创始人亚当纽曼。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软银已经持有我们29%的股份。另一方面,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提出了约50亿美元的融资计划,其中包括至少20亿美元的无担保实物支付票据,但息票利率却罕见地高达15%。锌金融明白,这几乎是我们去年首次发行债券时支付的收益率的两倍。

换句话说,软银想要控制权,而高盛关心钱。

对孙正义来说,投资我们的工作更像是一场赌博,但结果不同于投资阿里巴巴。现在整个软银需要为孙正义的行为承担责任。

锌金融表示,自2017年入股wework以来,孙正义一直在加大对wework的投资。到目前为止,软银已经向我们的工作注入了100多亿美元,并且已经持有后者的29%。尤其是在今年向我们公司注入20亿美元后,后者的市值飙升至470亿美元。

然而,当孙正义一路高歌时,软银内部人士已经开始担心了。据国外媒体消息,软银内部高管尼克什·阿罗拉(nikesh arora)和阿洛克·萨马(alok sama)建议,当孙正义向我们的工作注入资本时,我们的工作价值不应超过80亿美元,一旦超过软银,就应该撤出。随着孙正义继续进行额外投资,两位高管也相继离开软银。

孙正义的赌博也引发了软银和投资者之间的紧张关系。锌金融了解到,愿景基金与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和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一起,放弃了孙正义在19年前倡导的对wework160的160亿美元投资。软银随后将投资额降至20亿美元。

然而,不利的weworkipo最终引发了软银危机。据国外媒体报道,软银东京股票10月14日下跌7.3%,两周内市值损失220亿美元。

软银此时已经深陷泥沼,放弃意味着让前一时期投资的数百亿美元白白浪费。这显然是软银和孙正义不想看到的。然而,孙正义显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与以前相比,我们工作中的小危机只是一场儿童游戏。”

停止损失是不可能的。我们挖完坑后,软银只能在坑后进行填充。

软银伸出援手是出于另一个原因,但也在于背后的愿景基金。

所有迹象表明,软银在我们工作中的资金与愿景基金相比微不足道。

锌金融了解到,2016年10月,专注于全球市场的孙正义成立了愿景基金(Vision Fund)。随后在2017年10月,愿景基金收到了阿联酋、苹果、富士康和软银等大型财团筹集的930亿美元。2018年,该愿景又从软银集团、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和阿联酋mubadala投资基金获得了50亿美元的投资。

手里有很多现金的孙正义开始了他的散钱之旅。他曾公开表示,他计划每两三年筹集1000亿美元的新资金,每年投资约500亿美元。优步、滴滴、奥约、波士顿动力和我们工作都成功地从愿景基金获得了投资。据锌金融称,截至2019年10月,愿景基金已投资82家科技公司。

精明的孙正义也非常大声地打着算盘。据国外媒体报道,软银只向投资者收取协议服务费的0.7%-1.3%,因为它手中有1000亿美元。这样,愿景基金一年可以轻松赚取10亿美元。

然而,最终的结果与孙正义的预期大相径庭。愿景基金投资了几项重要投资,都指向一个词:烧钱。

锌金融获悉,优步自今年5月上市以来,市值已缩水30%。根据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务报告,优步的亏损已达50亿美元,创下花钱的新纪录。

Wework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在2016年至2018年的三年间共亏损33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我们公司的净亏损达到了罕见的9.04亿美元。

对软银寄予厚望的波士顿电力公司因严重亏损被谷歌出售给软银。目前,其利润尚不明确。

2019年6月,软银官方数据显示,在总投资642亿美元后,愿景基金(Vivision Fund)已经实现了62%的回报率。然而,根据锌金融的理解,视觉基金投资的大部分项目都没有产生任何收入。在共享领域的投资回报不明显后,lp逐渐对愿景基金失去信心,甚至影响了愿景2的筹资。

据国外媒体消息,已经确认投资目标规模为1080亿美元的愿景二(Vision II)的公司只承诺了380亿美元,剩余的700亿美元缺口尚未解决。

此外,我们工作的雷暴也引发了投资机构对视觉基金的重新审视。知情人士告诉媒体,知名投资机构高盛(Goldman Sachs)已经压缩了对愿景基金的贷款头寸,并正在寻求转移。锌金融了解到,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高盛已经联系了多家金融机构,为了出售愿景担保的证券,高盛甚至降价,将证券分割到最低5000万美元,为现金支取做准备。

孙正义显然没有料到1000亿美元的基金会在今天集体引发一场风暴。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他说,“离结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让我感到羞愧和不耐烦。”

然而,当孙正义和软银擦了擦我们的屁股,后者显然并不打算停止。锌金融表示,相比向软银出售股权,我们更倾向于摩根大通牵头的约50亿美元的融资计划。对此,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阿诺德·卡古达(arnold kakuda)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即使债券收益率超过10%,也可能没有兴趣让烧钱的企业面临其他不利因素。”

因此,我们的工作给软银带来的不仅仅是痛苦,甚至可能变成一场灾难。

我们工作的选择不仅关系到自己,也关系到儿子郑毅和温柔的命运。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我们真的选择摩根大通“脱离接触”,我想知道孙正义联合董事会强迫首席执行官辞职的案件是否会再次上演。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北京快3投注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一篇:北京有轨电车西郊线新增“红色之旅”主题
下一篇:突破120岁!逆转衰老产品纷纷上市,人类长寿或不再遥远